创先论文发表网范文
主页 > 论文范文 > 世界历史 >

浅析美国关闭驻教皇国使馆内情

来源:创先论文发表网 2016-01-23

  1860年,林肯当选为美国总统。不久之后,南卡罗来纳州脱离联邦。1861年2月,脱离联邦的南方各州宣布成立”美利坚诸州同盟”,简称”南部同盟”。4月12日,南部同盟向萨姆特要塞发射了首颗炮弹,美国内战开始。

  内战期间,林肯政府审时度势,把取得内战胜利、维护联邦统一看成是头等大事,并意识到外交上面临的主要任务就是阻止欧洲承认南部同盟,避免英法等国干预内战。教皇国虽实力较弱,但因教皇是天主教徒的精神领袖,其对美国内战的看法和行为直接影响法国、西班牙等天主教国家的外交政策,也对美国天主教徒的人心向背有着极大的导向力。因此,联邦政府迫切希望维持美国与教皇国的友好关系,并获得教皇国对联邦政府的支持。国务卿西沃德采取了主动的外交攻势,加大联邦政府与教皇的友好接触,培养教皇国对美国北部的同情和对南部的孤立。

  多年以来,教皇国的外交核心是反对外来干涉,保护教皇国领土完整。但令教皇感到愤怒的是,欧洲一些大国尤其是英法两国在其外交决策中,总是毫不犹豫地忽视教皇国权益,把教皇国作为国际关系中的一个棋子和卒子。美国内战爆发后,教皇庇护九世希望利用美国疏远英国的有利时机打击英国,离间英法,重新获得法国对教皇的支持。为此,教皇再三向美国表明,内战是美国的国内战争,罗马持不干涉和中立政策。其国务秘书安托内利认为,战争是联邦政府可以采取的唯一路径,虽然此方式有小小的遗憾,但如果有幸成为一名美国公民,他也会尽一切力量来保护国家统一的。对于南部提出的谴责战争、制裁北部的请求,庇护九世则断然拒绝,明确表示教皇国不管是语言还是行为上都是烙守中立,没有任何摇摆。 即便如此,美国与教皇国的友好关系也并没有维持很久。

  1867年1月29日,美国国会开始讨论美国驻教皇国使馆的年度资金问题。宾夕法尼亚国会议员、共和党人托马斯.威廉姆斯主张停止支付使馆资金,并抱怨说教皇政府现在管辖范围狭小,不超过罗马城,只有一个教会管辖的区域,而在美国也没有教皇的公使,双方关系是一种单边关系,美国以往投入巨大的人力物力,得不偿失。激进派共和党领袖萨迪厄斯.史蒂文斯指出,罗马政府最近下令信奉新教的美国人从罗马城迁走,并严禁宗教自由,伤害了美国人的感情,国会应拒绝拨付驻教皇国使馆的费用或未来的支出,这是身份和尊严的问题。6月30日,众议院在投票中以82 : 18的压倒性优势决定停拨美国在教皇国使馆费用,撤回驻教皇国的公使。1868年3月,美国关闭了驻教皇国使馆。

  美国关闭驻教皇国使馆是内战后总统与国会矛盾尖锐化的结果。出生于贫穷白人家庭的民主党人总统安德鲁·约翰逊对美国黑人并无多少同情心,对解放黑人更是不感兴趣。内战后,他提出了重建南部方案,其目的只是在于希望南部迅速地返回联邦。为此,他主张除了不可赦免的14种人之外,直接或间接参加叛乱的人也一概给予赦免,恢复其除奴隶之外的一切财产权,至于南方重建中给予黑人选举权的问题,他则是避而不提。负责外交事务的国务卿西沃德站在约翰逊一边,不停地敦促国会采取行动重新吸纳前南部邦联成员。二者的做法激怒了激进的国会共和党人,激进的国会共和党领导人决意要严惩南部,保护黑人。他们认为,只要约翰逊在位,重建就无法进行,因此必须要弹勃他,同时还得把西沃德逐出内阁,并对约翰逊和西沃德任命和支持的外交人员和使馆提出反对意见,美国驻教皇国使馆便是其中的一个。内战后,国会逐渐加强了对外交权的控制以及对外交事务的主宰。此时,外交失去了本来的意义,成为国内政治权力争斗的一个具体表现。

  内战后,美国人的亲意大利情绪高涨。1866年,意大利统一经过漫长的曲折过程,己经进入到最后完成阶段,统一蓝图隐约可见,即将诞生的民主共和的意大利吸引着美国人的目光。是年12月20日,《纽约论坛》载文认为,教皇己经活了足够长的时间,如他拒绝与世界一起成长,又固执地反对这种成长,他必然会被抛弃。1867年1月,《新英格兰和耶鲁评论》载文称,”此刻教皇的存在对意大利统一来说是一个巨大的障碍”,预测教皇统治将很快结束,表示美国新教徒愿意为美国与即将统一的意大利王国建立正式外交关系添砖加瓦。曾任美国驻意大利公使的乔治·马什在写给西沃德的信中提出,美国驻教皇国使馆在现在环境下的存在,是对意大利王国无礼的行为,美国与意大利和教皇之间应是非此即彼的关系。此时,美国人把意大利统一运动看成是反映美国革命的一面镜子,民主理想以及支撑它的使命感推动他们抛弃教皇这位长期的朋友,以进取的姿态显现其理想主义的追求和价值观的张扬。

  19世纪60年代,亚平宁半岛局势跌宕起伏,教皇国始终是决定该地区秩序走向的一个重要因素,但由于教皇国政治力量的逐渐减弱,其在欧洲事务中己成了跋脚鸭,与欧洲各国关系也几近冰点。因为教皇批评俄国对待波兰天主教徒的政策,俄国断绝了与罗马的正式关系。英国和教皇国的隔阂正在逐渐消失,但由于英国方面存在诸多的复杂问题,使得与教皇国建立正式外交关系遥遥无期。拿破仑三世对教皇持有一种矛盾心理,行走在反教皇的共和主义者和教皇权力至上的传统主义者之间。普鲁士宰相伸斯麦以新教的大陆霸主身份出现,他厌恶梵蒂冈,在普鲁士合并了巴伐利亚之后,他更是对教皇权力至上论在天主教徒中的影响有着本能的警惕和戒备。因此,美国与教皇国决裂也是理之必然。

  内战后,反天主教力量的复活加强了美国人对教皇的反感。19世纪中期,大量的欧洲移民进入美国社会,其中尤以爱尔兰和德国天主教移民居多。移民美国后,他们便聚居在人口密集的东部各口岸城市,组成了使用不同语言的带有民族特色的社区,还按照罗马天主教传统建立了天主教堂。但因受教育程度低或不’I}城市法规,他们动辄触犯法律,从而引发了美国本土出生的人的强烈不满,进而促成了反天主教的本土主义运动和组织的产生,”一无所知党”便是其中的代表。

  19世纪50年代,本土主义运动的影响逐渐减弱,进入了冬眠期。内战中,为了争取罗马教廷和国内天主教移民的支持,美国联邦政府也有意淡化天主教和新教的矛盾,美国人在战场上并肩作战、同生共死,也增进了天主教移民和美国本土出生的人之间的感情。但本土主义运动并没有完全消失。内战后,旧有的本土主义组织死灰复燃,新的本土主义组织相继建立,由来己久的本土主义观点在美国报纸、教科书和历史辩论中被反复重申和强调,尤其是激进的北方共和党坚持本土主义原则,该党的许多废奴主义者反对天主教和排斥移民。在他们看来,外来的天主教冲击着美国主流文化的核心价值,外交上断绝与教皇的关系有利于保护美国WPSP ( White Anglo-Saon Protestant盎格鲁一撒克逊白人新教徒)主流文化。持有相同看法的有全国性影响的媒体也积极推波助澜,最终导致美国与教皇国传统友谊荡然无存。

  对于美国关闭使馆的决定和行动,教皇无可奈何。19世纪60年代,由于意大利王国诞生,教皇国仅剩下了以罗马城和拉齐奥地区为中心的三分之一领土,其权威受到严重挑战。1870年,意大利完成统一,罗马城和拉齐奥地区并入意大利,教皇国被废除,庇护九世的地盘退缩至梵蒂冈城堡内,成为了”梵蒂冈的囚徒”。1871年,意大利法律拒绝给予教皇接受外国政府使节和向外国政府派遣使节的权力。据此,意大利曾要求美国收回1850年以来教皇国驻纽约领事路易斯·宾奇的证书,但当时被美国国务卿汉米尔顿·费什和威廉·埃文特礼貌地予以拒绝。1895年3月28日,宾奇逝世,教皇国驻美领事的历史也至此结束。1984年1月10日,美国与梵蒂冈再次达成正式建交的协议,双方互派大使,外交关系实现正常化,当然这是后话。

  国家利益是主权国家制定和实施本国对外政策的基本依据,是国家对外活动的出发点和归宿,同时也是导致国际关系扑朔迷离、变幻莫测的基本因素。19世纪美国与教皇国关系的分离聚合、亲疏冷热,体现了这一特点。建国初期,美国国力弱小,与教皇国建立领事关系能够尽快促进与欧洲的经济贸易,巩固己经取得的独立地位;教皇国注视着新生的美利坚合众国,力图通过彼此的交往得到一个国际上的朋友,加强和扩大天主教在世界范围内的影响。为了各自的利益,双方一拍即合。

  19世纪40年代,充当”山巅上的灯塔,全世界人民都可以见到它温暖的拯救光芒”的美国欢呼欧洲的政治改革,试图通过传播美国式的民主和自由,扩大美国的政治影响;庇护九世在国际上的尴尬处境以及开始的政治改革使其感到特别需要得到美国的支持,共同的政治利益作为双方关系的支撑点促使二者进入蜜月期,并一直持续到内战时

  。19世纪后半期,大量移民为美国带来巨大的就业冲击和文化冲突,使底层和中层的非天主教徒感到恐慌,反天主教的浪潮不断掀起。这种对天主教的排斥直接给美国政治带来巨大的压力,美国停止了与教皇国的正式外交关系;教皇国因自身的生存问题,己无力对双方的关系进行调整,美国与教皇国开始进入长时间的关系冷淡期。


相关推荐
  • 01-23 浅析国际战略格局及其发展趋势
  • 01-23 浅析战后英国对印度政策定型
  • 01-23 以“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概论”探析大学生责任意识教育
  • 01-23 “意”乱情迷的米兰模样赏析每根塔尖上都是艺术的米兰
  • 01-23 英格兰百年学府的探讨
  • 01-23 浅析美国关闭驻教皇国使馆内情
  • 01-23 浅析美国关闭驻教皇国使馆内情
  • 01-23 浅析日本诗话家对诗话的认知
  • 01-23 浅析一战后英国对印度的政策选择
  • 01-23 浅析珂勒惠支经典作品展的策划阐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