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先论文发表网范文
主页 > 论文范文 > 中国通史 >

探讨太平天国“娼妓是完全绝迹”了吗?

来源:创先论文发表网 2016-01-23
  新中国成立以前,历朝历代娼妓现象都十分严重,盛行几千年。传统意义上的娼妓,通常是指出卖色相以获取经济利益为目的而与他人发生性行为的女子。其实这是一种狭义的理解。在整个中国古代,娼妓大致包括几种类型: 官妓、家妓和私妓。官妓从其用途来看,有用于官府宴会上吹拉弹唱、歌舞助兴、陪吃陪喝陪睡的”艺妓”; 有用于犒劳军队的 “营妓”,近似于”慰安妇”; 有用于官场相互馈赠的”礼妓”等等。家妓,是达官贵人、富豪人家私人包养的妓女,其性质与贱妾相似。私妓是私人经营,不交税,属于商业性卖淫。

  由此可见,在中国几千年的封建时代,娼妓并不仅仅是指以商业性卖淫为生的妓女,是个相当宽泛的概念,本文所讨论的娼妓概念是宽泛意义上的娼妓。根据史料记载,太平天国严厉禁止娼妓行为,主张”娼妓最宜禁绝也。……倘有习于邪行,官兵民人私行宿娼,不遵条规开娼者,合家剿洗,邻佑擒送者有赏,知情故纵者一体治罪,明知故犯者斩首不留”。

  太平天国法令还规定: “凡我兄弟俱要各归各衙,不准私人过馆及在别馆寄宿等弊,违者斩。”呤唎认为太平天国建立女馆,要求全体妇女归女馆统一管理,主要是”不准单身妇女有其他生活方式。这条法律是为了禁娼,违者处以死刑”。”他们废除了鸦片、卖淫,迄今仍在中国流行的女仆买卖,……。”因此,”在太平天国所有城市中,娼妓是完全绝迹的”。根据太平天国的官方的记载和呤唎的叙述,毫无疑问,太平天国完全废除了丑陋的娼妓制度,而且达到了娼妓”完全绝迹的”良好效果。

  也许正因为如此,长期以来,学界不仅高度肯定太平天国禁娼问题,而且还把它作为太平天国解放妇女的重大措施来加以讴歌和赞扬,如”严禁娼妓,反对蓄奴、纳妾和强奸妇女,主张一夫一妻,这是对妇女人格的尊重和权利的保护”,”娼妓是与私有制相伴的男性中心社会的产物,也是男权社会必须面对的一大难题,自然成为妇女革命的一个重要内容。太平天国在这方面的强制立法与实践,是与妇女革命的思想相契合的”。这种观点在学界很多。但是,立场和感情代替不了科学。近年来,有一些专家学者开始认为太平天国的娼妓现象仍然比较严重。李文海、刘仰东教授提出在太平天国的某些统治区域内,”娼妓的活动甚至相当’兴隆’,则是确凿无疑的事实”。夏春涛教授也认为与太平天国城市相比较,在太平天国控制不力的广大江南乡村,狎妓嫖娼现象是非常严重的。但不可否认的是,由于多种原因,学界对于太平天国的娼妓问题虽偶有提及,但尚未全面、系统地展开专题论述。

  我们认为几千年的娼妓制度是人类社会贬低妇女人格,视妇女为玩物,是广大女性遭受摧残,处于社会底层的最丑陋的制度,是判断太平天国妇女地位是否得到提高和是否得到解放的一个重要依据,必须加以仔细辨别。太平天国还残留有相当严重的家妓遗风。封建时代的家妓,主要是达官贵人和富豪人家通过手中的强权或金钱买卖,将女子占有或买下,私人包养,供自己淫乐的女妓,其性质与贱妾相似。由于太平天国实行供给制,取消商业贸易,没有相关资料来证明太平天国存在用金钱买卖家妓的现象。但太平天国的主要领导人利用手中的强权霸占女人,蓄养家妓,以供淫乐的现象却比较突出。

  众所周知,太平天国所谓”一夫一妻”只是”妻子方面的 一 夫 一 妻 制,而 不 是 丈 夫 方 面 的 一 夫 一 妻制”。就男性而言,”一夫一妻”仅局限于太平军的中下级官员、士兵和普通老百姓,而太平天国的高级将领,尤其是太平天国各王则实行普遍的多妻制。天王洪秀全曾发布公告宣布诸王可以”娶十个妻子”。东王杨秀清则在回答外国人咨询时宣称: “兄弟聘娶妻妾,婚姻天定,多少听天”。

  不仅仅表明太平天国领导人选妃纳妾,是想纳多少就纳多少,完全随心所欲,没有定数。而且更重要的是清楚表明太平天国的确存在有大量的”妾”。从《天父诗》所记载的情况来看,属于洪秀全正妻有两人,称为”正月宫”。一个是洪秀全丁酉年大病”升天”时在上天娶的一个虚假妻子; 一个是现实中幼主洪天贵福的生母赖氏,所谓的”又正月宫”。其地位与皇后相当。除赖妻外,其余众多妻妾被称为”副月宫”,实际上就是嫔妃。包括”两十宫”、”统看教”、”提教”、”通御”、”理文”、”理袍”、”理靴”和”理茶”等称谓。她们每天的工作职责就是”修容插花”、”虔欢接主”,与家妓( 贱妾) 别无二样,只是洪秀全发泄淫欲的一种工具而已,地位相当低贱,境遇也相当悲惨。杨秀清曾借天父下凡告诫: “赖媳,算尔晓得时时虔敬天父,晓得敬夫主。其余众媳,当教则教,当打则打。

  如有奸草者,当奏则奏,放胆奏,亦不可枉奏。”太平天国诸王究竟有多少妻妾呢?据幼天王供述,洪秀全八十八个。东王杨秀清府中”妇女亦有千百”; 北王韦昌辉府内”妇女亦不下数百人”; 翼王府中”妇女亦有数百”。”以上洪杨韦石秦等五逆各该犯处均有妇女在内,或千百人,或百余人,其中美丽粗恶皆有,美者半系两湖安徽江杨等处掳来妇女,恶者皆系广西真贼女眷,能于持刀拒敌,则为该犯等贴身女兵。”

  很显然,除”广西真贼女眷”外,太平天国诸王府中美丽可人的”两湖安徽江杨”女子就是诸王的贱妾和家妓。一位叫富礼赐的外国人在忠王府所经历的一件事情,则生动形象地揭开太平天国领导人蓄养贱妾家妓的神秘面纱。富礼赐记有一天他留宿忠王府时遇到一件事情:我所睡者是忠王之大床,床褥甚美而软,大红罗帐围绕全床。吾正入寐时,忽闻人声奇响,直入室内,吾乃伸首出帐看看究竟。则有二少妇提纱灯穿室而过,又有一老仆妇亦提灯走过。她们忽见有一个蓬蓬的外国丑鬼头由床帐突出,则惊骇高叫,即是退步,而此时之我,仍晏如也。她们复由他道进去,只剩下一只蛮狗在吾室外狺狺狂吠,通宵不已。翌晨,我才知昨夜惊退之二少女为忠王之爱姬

  从官妓的历史发展来看,虽然各朝各代的含义和范围在不断变化。但以宽泛概念而论,我们认为,在整个封建时代,凡被官府用于官府宴会上吹拉弹唱、歌舞助兴、陪吃陪喝陪睡的”艺妓”,或者用于犒劳军队的”营妓”,或者用于官场相互馈赠的”礼妓”等妓女,均可视为官妓。根据史料记载,太平天国时期还大量存有封建官妓的遗留。

  太平天国还存在大量艺妓现象。艺妓是专门用于特殊场合下,陪吃、陪喝、陪睡,满足男人需要的妓女。这类艺妓容貌艳丽,往往具有一定的艺术才能,吹拉弹唱助兴,轻歌曼舞助酒,打情骂俏陪睡,近似于”三陪”小姐,供男人寻欢作乐。从史料来看,太平天国的艺妓大致来源于三种人群: 一种是从民间抢掠而来的具有一定艺术才能的女子,”其不妻者,妓蓄之”; 一种是将妓院中的乐妓霸占为妓。比如东王杨秀清就下令”搜逼金陵乐妓进伪府,每贼处数十名”; 一种是强占各类戏班中的优人女乐。由于史料缺乏,对于前两种艺妓,除在一些史料中有一些现象记载外,她们的生活情况和数量模糊难辨,自不敢多论。对于第三类的艺妓,在史料中却有较充分的记载。首先,太平天国有使用女乐的惯例,”按发军通例,遇有三种人多不加杀害,读书人与伶人及成衣,皆选留部下供使令”。

  其次,太平天国各王蓄养男优和女乐的人数甚众,如忠王李秀成在忠王府中不仅蓄有男女童伶一百二十人,而且还建有二、三座戏台; 侍王李士贤在侍王府中就养有众多的安徽籍伶人,而且”侍逆所蓄伶人于城外演剧” ; 英王陈玉成在英王府中还养有规模较大的戏班———”同春班”; 干王洪仁玕在王府前的大街上也建有二座戏台。

  第三,伶人用途广,有的用于宗教仪式,以”赞美”以”敬天父”: “男乐在外,须女乐在内” 有的用于宴席助兴: “每饮必命小僮六七人以笙笛侑酒,……,贼顾而乐之” 有的用于生日祝寿: “各贼头据城中,每做寿,辄演剧,酒酣醉饱,一如官场旧习”有的用于休闲娱乐: “贼匪搭起高台唱戏,作乐乘凉”。

  第四,伶人劳动时间长,劳动强度大,”朝夕弹琵琶”。外国人富礼赐曾经在干王府”住了四天,但音乐之声中断者至多不过半小时”。我们知道,太平天国的规定是禁止唱戏和演剧的,但事实上,无论是太平天国诸王,还是基层乡官,无论是太平天国初期,还是后期,禁止唱戏演剧的规定都没有真正地实行过,尤其是在太平天国后期,唱戏演剧是相当频繁和流行的。当然,如果说仅仅是需要这些乐女们的艺术才能来助兴的话,那是无可厚非的。但实际情况却并非如此。他们不仅仅需要这些乐女们的”艺”,而且往往还要霸占她们的”身”,乐女实际上变成了艺妓。南京一名叫李圭的当时人就记有这样一件事: 一位叫”乔大人”的太平军首领,”传晚饭,酒肉欢呼,与妇女狎亵声备至”。也许是这位”乔大人””狎亵”太过,使得这位陪酒的女人”不堪其扰,稍拂贼意,致被杀害”了。

  李圭本人也曾经被迫担任过大平军的”文司”一职,但”身在曹营心在汉”,屡次思逃,侍王李侍贤为了笼络他,便安排一名刘姓女优为他侍寝陪睡,企图采用”美人计”使他就范。太平天国的统治区还存在相当严重的私妓现象。传统意义上的私妓,通常是指出卖色相以获取经济利益为目的而与他人发生性行为的女子。私人经营,属于商业性卖淫。由于太平天国政权废除商业买卖行为,也严厉禁止奸淫行为,包括通奸也斩无赦。因此,营业性私妓在太平天国政权和军队中是不可能存在的。但由于多种原因的影响,据史料记载,在太平天国统治的某些区域内,尤其是苏浙水乡地区,民间私妓卖淫和嫖客嫖娼活动还十分猖獗,可谓夜夜笙歌,醉生梦死,生意相当”兴隆”。

  试举几例说之:1856 – 1857 年间,在江苏盛泽、震泽和新篁等乡镇,”各盖厂聚博徒,招女优时装演剧,昼夜不辍,曰花鼓戏,佐以妓船各一二十艘,常川停泊,曰跳板船,画舫笙歌,靡靡达旦”。1861 年 5 月,在江苏吴江镇,”受贼伪职”的枪船头领”周庄费姓”,在”东栅大开博场。妓船数十号蚁聚”。到同治元年情况更为严重,吴江开”赌博数十处,皆 本 地 匪 徒 与 贼 合 伙。妓 船 百 余,或 凭 屋 居停”。

  1861 年秋,在浙江秀水新塍镇白龙潭地区,”停妓船二百余艘,琉璃窗,绵绣帐,箫管声细细,厌饫梁肉,长毛、富商出入其中,千金一掷。其上则二里桥花鼓戏场,锣鼓喧天,声闻数里,喝雉呼卢,昼夜不辍”。通过这些史料,使我们可以得出以下几个结论:

  第一,在太平天国统治的苏浙水乡地区各镇,卖淫和嫖妓行为都十分兴盛。呈现出规模大,范围广,人数众,嫖客多,生意隆的特点,苏浙水乡完全变成了一个大妓院。可见,呤唎认为”在太平天国所有城市中,娼妓是完全绝迹的”结论是不完全正确的。

  第二,严重败坏社会风气,污秽人灵。醉生梦死,”昼夜不辍”; 千金一掷,”靡靡达旦”; 春宵一刻,快乐无比。连龚又村这样的文人由朋友”引予上歌舫,始逢娼女秀宝,因有客嘱分坐别船”去谈论风月,又有谁不可以去”风月”一下呢?

  第三,妓船成为藏污纳垢,敛财犯罪的重要场所。赌徒、地痞、流氓、无赖、土匪等聚众其中。尤其是”枪船”以此聚集各种非法之徒,聚敛非法之财,增强了他们抵抗太平天国的势力,更滋长了他们横行乡里、欺压百姓的嚣张气焰。第四,瓦解了太平天国的统治基础,助长了太平天国官员的腐化堕落,严重败坏了太平天国的形象。兴旺的生意,使得许多太平天国的乡官也投资或”合伙”加入开办赌场妓院,大发不义之财; 巨大的诱惑,使得许多”长毛”也”出入其中”,”千金一掷”,醉生梦死。许多掌握实权的太平天国地方官经受不住性行贿,坠入温柔之乡。新塍镇乡官局邀请总理苏福省民政的左同检熊万荃”请酒看戏”狎妓,这位领导事后兴犹未尽,”赏优怜一百元,又为妓女品兰赎身从良费五百元,共用千元”,真是”春宵一刻值千金”。咸丰十一年,常熟”市侩汪姓等,奉承收粮贼目姜参军,……引诱嫖妓偷情,媒合娶妾”。太平天国的这种官吏与流氓、地痞和土匪又有什么差别呢?南京素为”六朝烟月之区,金粉荟萃之所”。明清两代,富贾云集,青楼林立,金粉楼台,鳞次栉比,画舫凌波,成江南佳丽之地。面对无数的佳人,无尽的风月,奢靡的生活和放荡的享乐,太平天国将士经常”出入”妓院,拥妓入怀,坠入温柔之乡,甚至将无数美姬作为政治交易品或礼品赏来赏去,不仅是完全可以理喻的,而且也绝对是再正常不过的行为。张德坚认为,”今距江宁,为繁华迷惑,养 尊处优,专务于 声色货利”。

  而夏燮的分析则是一针见血和一语中的,他说道: “洪杨两逆以草窃刑余之人,一旦如其所谓小天堂,不但珠玉绮罗,充牣山积,即搜其橐藏,发其窖鏹,亦以数百万计。方旦拥秦淮妓女,置酒高会,日有富贵故乡之想。”由此可见,面对几千年来中国卖淫嫖娼的传统社会习俗,再加上太平天国缺乏先进的指导思想、切实有力的改革政策和符合实际的操作措施以及坚持不懈的努力,太平天国的禁娼呐喊最终与卖淫嫖娼的传统势力”同流合污”了。

  因此,所谓”在太平天国所有城市中,娼妓是完全绝迹的”观点,只能理解成呤唎对太平天国的一种深情而已,至于学界将太平天国禁娼作为太平天国解放妇女的一大措施,的确是值得进一步商榷的。


相关推荐
  • 01-23 浅析女性在传统文化传承中的作用
  • 01-23 浅谈《桃花扇》中民族家国意识的表现
  • 01-23 浅析魏晋南北朝日常生活史
  • 01-23 浅析元朝的边疆治理制度
  • 01-23 浅析中外老银行钱箱
  • 01-23 探讨太平天国“娼妓是完全绝迹”了吗?
  • 01-23 以香君为例浅谈《 桃花扇》 中的经典女子形象
  • 01-23 由《赵氏孤儿》浅析中国古典悲剧的世俗与超越
  • 01-23 浅谈桃花扇之争
  • 01-23 浅析《柳如是》中的文人电影的审美情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