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先论文发表网范文
主页 > 论文范文 > 中国通史 >

由《赵氏孤儿》浅析中国古典悲剧的世俗与超越

来源:创先论文发表网 2016-01-23
    元杂剧《赵氏孤儿》写晋国朝堂上忠义之臣赵盾与奸凶之臣屠岸贾文武不和,屠岸贾对赵盾心生怨恨,加之晋灵公昏庸无能,屠岸贾用计将赵盾满门三百口一并诛杀,逼得赵盾远遁他乡,赵盾的儿子赵朔引刀自刎,赵朔的妻子晋国公主悬梁自绩,并留下遗腹子,名为赵氏孤儿,交由草泽医生程婴。为了保全孤儿,将军韩厥、中大夫公孙柞臼都选择了’慷慨赴死,程婴为了瞒骗过屠岸贾也牺牲了自己仅有的幼子。后来孤儿长到二十岁学成文武后,程婴告之实情,由他手刃屠岸贾,为父母、满门报了血海深仇。这是春秋时期晋国朝廷内外忠与奸的斗争,以及由此引发的围绕赵氏孤儿而展开的救孤与杀孤的斗争。

  剧本对元杂剧的固定结构进行了创新,共五折一楔,由四人主唱。如果说《窦娥冤》中是窦娥一个人表现了”主人翁之意志”,那么在《赵氏孤儿》中就有一群人突显了”主人翁之意志”。他们不畏权奸,有着自己的信仰和坚守,纵使牺牲生命也在所不惜。草泽医生程婴接受公主的托孤,只为能”知恩报恩”,将军韩厥为了能帮助孤儿逃出禁门,宁愿一死换得”香名万古闻”,支撑其慷慨赴死的是他的”忠臣不怕死,怕死不忠臣”的信念。罢职归农的中大夫公孙柞臼本可在太平庄上”斜倚柴门数雁行”,但因看不得忠臣落难、恶人独断,而纵然将自身”送上刀山与剑锋”也要保存赵氏孤儿,最终撞阶身死,他的人生信条是”有恩不报怎相逢,见义不为非为勇”。这里可以看出,韩厥与公孙柞臼是侠士的”义”与儒士的”忠”结合的化身,他们的身上承载着中国人的忠义理想。而程婴的形象,更能接近广大民众,他本是草泽医生,曾受赵家恩惠,在临危受命时没有顾及到自己的一己安危,只想着”知恩报恩”,这四个字具有很强的历史超越性,其实是千百年来普通民众的共通品格,表现了下层百姓的善良品质。为了报恩,他多次身犯险境,甚至最后不得己主动牺牲了自己唯一的幼子。

  此时在程婴身上出现的人性与道德之间的挣扎与矛盾冲突,最能体现这部戏的悲剧性,因为悲剧冲突到底是人性冲突,就像黑格尔说的”由心灵性的差异面产生的分裂,这才是真正重要的矛盾”,他把心灵本身的分裂和矛盾看成是理想的冲突。所以说在程婴身上读者能够感受到中国古代其他悲剧所少有的震撼人心的力量,这就使得无论在戏剧结构、人物形象还是审美效果七《赵氏孤儿》都可称为古典悲剧的典范,可比肩于世界之大悲剧。

  像《赵氏孤儿》一样,中国古典悲剧总能塑造出一系列个性鲜明的悲剧主人公形象,面对苦难,他们能够以顽强的毅力奋起抗争,在这抗争中显示自己崇高的精神。其他如《琵琶记》里的赵五娘《娇红记》里的王娇娘《桃花扇》里的李香君,《雷峰塔》里的白素贞等,具有”主人翁之意志”的悲剧主人公在遇到苦难时首先想到的就是抗争,而不是屈服于苦难,这是一切悲剧的共同性;抗争过后或圆梦或超脱的结局,则体现着两种人生哲学观。

  《赵氏孤儿》里,程婴把孤儿改名为程勃,当作自己儿子抚养了20年。20年后,孤儿学成文武,程婴告之事情真相,孤儿终于手刃仇家屠岸贾,使满门得以昭雪。剧本末尾孤儿唱道:”磺众尾谢君恩普国多沾降,把奸贼全家尽灭亡。赐孤儿改名望,袭父祖拜相;忠义士各褒奖,是军官还职掌,是穷民与收养;己死丧给封葬,现生存受绝爵赏。孤儿在复仇后由晋国嗣君悼公复归本姓并赐名为赵武,袭父祖爵位。为救孤儿而牺牲的几个人也各有所归,’瀚厥后仍为上将,给程婴十顷田庄。

  老公孙立碑造墓,弥明辈概与褒扬。需要说明的是,孤儿在二十年后锄奸报仇的行动虽然与大团圆不尽相同,但这种表现善恶有分传统观念的方式仍然是以结局主人公圆梦而告终。中国的大部分悲剧都是价幽氏孤儿》一类的结尾圆梦式的,王季思在《<中国十大古典悲剧集>前言》里就概括出三种古典悲剧的结尾方式:一种是由清官或开明君主出场,为民伸冤,如《窦娥冤》之清官、《牡丹亭》之贤君;一种是让剧中主角在仙境或梦境里团圆,如《娇红记》之成仙、《梁山伯与祝英台》之化蝶、《长生殿》之仙圆;最后一种是让受迫害者的后代继续起来斗争,终于报了仇,雪了恨,如《雷峰塔》。所以,《赵氏孤儿》里的孤儿在二十年后终于手刃仇人为家族报仇,就是典型的第三种结尾方式。

  但无论这三种中的哪一种,它们的共同点都是最后善恶有分,悲剧主人公的愿望得以实现,这种实现无论是通过化蝶双飞还是梦境仙圆的方式,总之,它就是实现了。所以,除了《桃花扇》,中国古代的其他悲剧都可以归为这一类,就是因果报应终得圆梦。

  王国维曾说:”吾国人之精神,世间的也,乐天的也,故代表其精神之戏曲小说,无往而不著此乐天之色彩。中国人之温柔敦厚、中庸平和的性格特点使得国人不太能够直面苦难,往往在故事最后为了补偿读者而于苦难的后面留有一个圆满的尾巴,充分表达了国人”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传统观念。这固然弱化了悲剧批判现实的力度,但在文人”怨而不怒,哀而不伤”的批判形式背后,其实是中华民族坚韧的民族斗争性的体现,表现了国人积极进取的精神和身处险境而能乐观放达的人生态度。

  另外,就像浪漫主义诗人雪莱所说的:”诗使万象化成美丽,它撕去这世界的陈腐的面幕,而露出赤裸的、酣睡的美。”所以”圆梦”的结局处理方式,也可以看作是作家虚构的一个精神之屋来慰藉人情,以应对人生的苦难,给人以情感上的安慰,反映了中国文学温情脉脉的人生关怀。总之,以盲目的乐观主义来代替对人生悲剧性的思考,使得这类有着”圆梦”式结尾的古典悲剧带有一丝遗憾,而弥补这个缺憾的,则是后来者之《桃花扇》。


相关推荐
  • 01-23 浅析女性在传统文化传承中的作用
  • 01-23 浅谈《桃花扇》中民族家国意识的表现
  • 01-23 浅析魏晋南北朝日常生活史
  • 01-23 浅析元朝的边疆治理制度
  • 01-23 浅析中外老银行钱箱
  • 01-23 探讨太平天国“娼妓是完全绝迹”了吗?
  • 01-23 以香君为例浅谈《 桃花扇》 中的经典女子形象
  • 01-23 由《赵氏孤儿》浅析中国古典悲剧的世俗与超越
  • 01-23 浅谈桃花扇之争
  • 01-23 浅析《柳如是》中的文人电影的审美情怀